北云舒

【一个清奇的脑洞】庆余生 第二章 天火-1

本来不想每更只一篇高考作文篇幅的……但是下周有个紧要面试,我没精力写完一个完整剧情了……祝我自己别毕业即失业。





不管我情愿还是不情愿,想逃避还是不想逃避,明天就是要上朝的日子了。

心中忐忑,自不必说。好在束发衣饰一应都有人来打理——当然,正常人进入这个情景,自然极度不习惯被人当成一个衣来伸手的废物,但是那样麻烦的束发和繁复的衣饰,一向怎么省事怎么来的我无论如何搞不掂。

这样省下些精力来又不让人看出破绽,蛮好。

但是有些心是省不下的。原主人的一部分记忆逐渐恢复,于我当然是个好事。但为了不在外人面前露馅,这几天我抓着滟娘和秀童她们,还拉上不时造访的景琰和小殊,结结实实地“复习”了好几遍朝仪,以及遇到各种刁钻问题时如何应答各色人等的实战模拟,尽量做到360度全方位无死角。

 

现在是农历六月,正是盛夏时节。前些日子还阴雨连绵的,一旦放了晴,就开始又晒又闷。好在没有柏油路和城市热岛,远没到地面可煎鸡蛋的程度,再加上清晨的气温低——这也让不得不套好几层衣服的我没热得难受——也许古代人因为习惯了多穿,更耐热呢。

但是一脚踏进武英殿之后感觉是嗖地就冷下来了,这倒不像进了冰箱,而是参观古墓那种——阴凉。

我定了定心神,慢慢走到自己该站的位置上,鸟悄地扫视了一下众人。

有人来问候,我也淡淡地回了礼,然后务求快速记住这几个人都姓甚名谁官居何职长了一张鞋拔子脸还是猪腰子脸。

 

过了一会儿朝会的主角——皇帝终于粉墨登场(不对)姗姗来迟了。

他走过来时,先上上下下打量了我好一阵,看得我心里直发毛。不知道过去多久,他才问道:“景禹,你前日怎生伤到了?现今如何了?”

阿弥陀佛,没有露馅。至于这个问题,我早有准备:“回父皇,儿臣日前不慎跌倒撞破了额角,如今已经无甚事了。”

皇帝的脸色明显缓和了不少,看来瞎话编得还算是对拍子。“你已经二十有五,怎的还是如此不小心?”

我恰如其分地面带惭色:“孩儿那日贪杯多饮了几盏,这才绊了一跤。”接着退后行礼:“儿臣无状,教父皇忧心了。”

皇帝则是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呀你,这样大的人了,行事还这么不靠谱!朕听说你忘了些事,对这个倒是记得清楚。”

还没忘了试探我!我苦笑道:“家妇揶揄,方知始末。孩儿确实忘了些事。言行不妥之处,还请父皇原宥。”

便宜皇爹只是淡淡撂下一句“无事便好”也没再说什么。

而早朝也随着内监一声尖细的公鸭嗓拉开了序幕。


评论(9)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