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云舒

大梁鬼故事之植叟

读辛公词《鹧鸪天》突发脑洞(。)

原词附于下:

                                  鹧鸪天

 有客慨然谈功名,因追忆少年时事,戏作。

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燕兵夜娖银胡觮,汉箭朝飞金仆姑。

追往事,叹今吾。春风不染白髭须。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



                   植叟

承平[1]初,有叟归田,不知姓字,亦不知其龄。田数亩,皆植白杨,不为稼穑。众异之。数岁之后,果成林矣。行者夜穿林木,多闻金鼓、行军、刁斗声。时有风过,枝动叶摇,猎猎若旌麾。偶走土石,北塞风尘也。昼视之,则白杨树,无可奇者。久,则众畏此林,不得避行者,则结伴于昼。

一日,叟忽语于众人曰:“吾寻故人矣。”遂不见。有少年独怀大胆,入白杨林踪迹之,果见叟全装贯带[2],执戟鹄立。近视之,气已绝矣。白杨高数丈,凛凛若刀枪,俨然细柳营[3]也。

少年欲敛其尸,尸僵而不仆。及孰视之,腕亘银环,有二篆字铭其上,似姓名。少年归,语长者。或曰:叟,赤焰旧将也。时卧伤病,竟以身免。众欷歔,肃容葬之林中。居无何,赤焰案雪。



[1]承平:大家好像都默认赤焰案后的年号为“承平”了,不知出处,反正这里就借用了。

[2]指全副武装。

[3]周亚夫军细柳的那个梗,应该不难看出来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