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云舒

片段试写——《明晦》劫法场片段(上)

 @舌尖上的江湖 太太

之前的大话得收回(仔细着,风大闪了舌头!),我都850余字了才刚写完敌后战场……正面战场还没动呢……这还没好意思铺陈呢……

小姐姐碰瓷+夺马突围get√

这么短还分上下篇,是因为评书里凡遇精彩情节,都要且听下回分解

酒楼所在这条街虽与西市近邻,却不在主干道路上,是以并未戒严。这种犯煞气的日子,城外那些庙观的香火钱都是翻了数倍的,等闲人是出不起的,绝大多数的人都是该干什么干什么,——何况大家伙日日里挣命,无外乎图个口中饭、身上衣,什么慈悲、什么清高,都不是老百姓讲究得起的。

于是路上熙来攘往,不减平时。菜贩依旧推着板车一路吆喝,屠户照旧把肉案子剁得山响。担货的照旧荷了俩筐子走街串巷。有身怀六甲的妇人一手托着腰一手护着肚子蹒跚地走过,她男人在旁小心服侍着,那男人手里还提着一个纸包,看这情形,夫妇俩是刚从保和堂[1]出来的。那娘子身形偏瘦,绝不是这个月份该有的体型,料来也是体弱。

突然远处有官兵骑快马飞驰而来,后面还隐隐有喊杀声。一个声音高叫着:“快关城门!贼人劫囚!”来往行人纷纷躲避,菜贩被官兵撵着推起板车奔命也似逃窜,却从侧后面撞上了那孕妇的丈夫。

这一撞,教那男子失了平衡,不由自主向里一趔趄,可怜那妇人也被带倒在地,登时捧着肚子哎哟起来。菜贩子见状,也乱了方寸,顾不上身后官兵,杵在妇人面前,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再看做丈夫的,正对妻子的意外手足无措,见那肇事者,不由分说一把揪住了菜贩子的衣领。

他一句气话还没骂出来,后面官兵已然撵上来了,喝道:“贼杀才!还不快走!大军赶来,都踏作肉泥!”菜贩子听得这话,更是慌神,妇人丈夫的手还没松开,妇人还倒在地上呻吟着。

一匹快马跑过,险些儿踏到妇人身上。她虽然痛呼不迭,却看得极是分明,拧身一个就地十八滚闪到路边,这般利落,哪还有半分刚才疼得要死要活的样子?只这几个人阻在路上,多少阻了官兵的动作,这就让一辆行驶得摇摇晃晃的香艳马车,一路狼奔豕突,巡防营的追兵紧随其后。

妇人的丈夫也不与菜贩子纠缠了,腾出手去与菜贩子双双从板车里掣出单刀,与官兵缠斗在一起。妇人也一个鲤鱼打挺跳将起来,从怀里掏出一个麻包抛向后续追兵,一记飞刀紧随其后划开布片,石灰粉雪花也似落下,一众官兵揉眼的揉眼、呛咳的呛咳,有人疼得满地打滚,哪里还顾得上追什么马车?菜贩子和夫妇俩却得了机会,将几个骑在马上的踹将下来,夺了马儿,紧紧护着那马车出城去了。

评论(1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