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云舒

片段试写——《明晦》劫法场片段(下)

 @舌尖上的江湖 太太

下篇出炉……

时间有限,这个临时起意的爽文出来,《历史的天空》MV又得拖后一周问世了……封面还没P……以及琅琊榜版红楼十二曲也得下下周见了。

窃以为长苏既然是江左盟宗主,黑话肯定也是懂得不少的。宗主是饱读诗书的人,就算说些江湖切口,也不能没水平到张口馄饨闭口板刀面的地步。所以就……嘿嘿嘿,那段话让我一个劲儿脑补《沙家浜》…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却说长苏携黎纲、甄平与靖王府众将宴饮,但放着这样紧要事当前,众人神思不属,只是不时叫菜,掩人耳目。午时且近,众人愈发焦躁。甄平唤道:“小二哥,可还有酒,与我兄弟将来。”店小二扣门进了那阁子,先向长苏见了礼,道:“小店这好酒,都在客官这了。”他沉吟一下,又道:“隔壁的客人,便是点了两盏清茶的。”长苏闻言,神色一顿,问道:“叫的什么茶?”小二道:“歙州的红茶。”长苏道:“这样。料来也是雅士。小可这厢先送他些茶点,——休要告诉那人,只记在某的账上。”小二应诺而出。

那厢萧景禹与顾卫饮茶,凝神细听外面动静。不料二人忽觉肚肠一阵绞痛,急急寻东圊[2]之所去了。两人折腾了四五次下来,只觉得腿都转了筋,待到缓过来,已经未时二刻了,两人只得暗忖出门没看黄历,径自回去不提。

原来小二哥乃是江左盟中人。酒者,“救”也;茶者,“察”也;歙州红茶以祁门红冠绝。小二见说,便在茶盏里泡了两片番泻叶[3],再复煮开,才与那二人端去的,只教二人阻不得今日行事。

这一番暗潮汹涌,虽明里不见血光,却也凶险异常。列位客官要问那卫峥、朱沉可有逃出生天?书中自有分教:

午时方过,二人被押至法场。监斩官见不少围观之人腰系孝带,亦深知其事,颇有些同情。然君命难违,他也没奈何。人潮拥挤时,车马更是走不动,连红袖招接姑娘的马车,都塞在路中。眼看那日晷近了,监斩官长叹一声,正要执起令箭,忽不知何处飞来一记石子打在他小臂上。正在他抱着胳膊忍痛时,四面八方石子飞来,将两个刽子手并立在刑台上的几名巡防营兵士打翻在地,却没一个擦中两个囚犯,当真是好手段。

见有人发难,监斩官正要唤巡防营官兵捉那劫法场的贼时,人群后面担柴人卸了辎重,手中扁担照地上只一点,纵身跃入。区区一条扁担被他使得如蛟龙出水,指东打西,一众巡防营官兵岂是他的对手?一个个挑翻在地。围观人群中突发一声喊“江左好汉全伙在此!”犹如雷鸣。众兵士正愣怔间,早有数人蓦地出手夺去兵士腰刀,猱身而上,几番劈砍便已突至台前。其中两人近前,只一下划断绳索,再复一刀劈断脚上镣铐,将卫峥、朱沉二人背起,直向台下突去。虽有巡防营兵士张弓欲放箭,但还不及搭箭就有石子飞来将人打倒。众人此时集在周围一路围护着,眨眼间已经杀出重围。围观众人迅速让出一条通路来,将获救的二人担上还挂着红袖招銮铃的马车,车夫跳上马一路疾驰而去。这些劫囚人尽皆黑巾蒙面,刀法惯熟,却又不下重手,多是夺下兵刃,或是以刀背击人手臂,是以官兵死伤不多。左右江左盟人行事规整有素,又不滥杀无辜,只是救走他们的宗主便罢。但囚犯被劫走这样大的罪过,若是官家[4]怪罪下来,少不得要往沙门岛[5]上走一遭。便急急令了巡防营去追赶,又派人到几个房顶上捉拿扔石子的贼,可那些人都是轻功高手,哪里还寻得见半点影踪?没奈何,只得教人画影图形,悬赏捉拿逃走的卫、朱二人不提。

原来江左盟早有预备,红袖招的马车便是预先劫来的。因红袖招不是江左盟的产业,起初长苏还悔过枉自牵连了一众弱女子。后来知道红袖招背后是何人操纵,只道是是非善恶终有报,举头三尺有神明罢了。

——end——

[1](见上篇)保和堂:《新白娘子传奇》里面许仙在钱塘开的药铺乱入……

[2]东圊:圊即厕所。旧时建筑,厕所多在屋子东角,故称东圊。

[3]番泻叶,自己查。开水浸泡即可,不用煮,捞出叶片……嘿嘿嘿。蒙汗药太套路,何况蒙汗药的话酒楼这个交通站马上就暴露了,泻药的话,致泻原因那么多,谁知道是茶水里有作料啊

[4][5]都是水浒传里的梗乱入。官家,水浒传里民间称呼皇帝。沙门岛,《水浒传》里的人间地狱,盛产各种虐·囚丑闻,囚犯被刺配到此,并不比死了更干净。《水浒传》中铁面孔目裴宣与玉麒麟卢俊义先后被刺配,目的地都是这里,幸亏半路分别为邓飞、燕青所救。

评论(1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