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云舒

【一个清奇的脑洞】庆余生-第一章 奇遇-3

当女博士穿越成萧景禹……


我再次醒来已是一天一夜之后了。

这次的第一个知觉变成了饿。

我开口将身边服侍之人支出去找点吃的,趁着这个工夫,我慢慢坐起来,忍着不知是由脑震荡还是低血糖引起的挥之不去的眩晕感,跌跌撞撞地下了地,脚步虚浮地踩在看上去比平时似乎矮了二十多厘米的地面,蹭到书案前捧起铜镜看了一眼——

我当然有权利知道自己穿越成了什么样子。

如果不幸又丑又挫,又摊上皇长子的习惯性悲剧命运,那真是生无可恋了。

古代的铜镜看东西自然不如现代的玻璃镜那么清晰,我模模糊糊地看到了一个身长八尺、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青年。

浓眉大眼,虽然面色苍白了些,额上还缠着纱布,但能看出来容颜英俊,气质出众。

穿越成帅哥,也不算亏。我默默地想着。欣赏着那玉树临风、气度高华的镜中模样,我觉得自己有义务倾尽全部的智力与勇气保证他——现在是“我”——安然地活下去。

这样的翩翩公子若是死于非命,那可真是暴殄天物了。

恰在此时门口传来一声惊呼。

我手中的铜镜应声而落,发出一声与书案撞击产生的清脆响声。

金属镜子没那么容易摔碎,但是与书案硬碰硬,还是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幸亏没砸在自己脚上。

那女子——我该不该称呼她王妃呢?——几步抢过来,我不得不退回床边。

她不依不饶地走上来,几乎一把将我按回榻上,很不客气地道:“殿下不过因额上受伤发热几日,竟连脑子都烧坏了么?”她端详我片刻,轻笑道:“殿下之伤不日即可痊愈,半分不会损及您的好模样。”

这语气尖酸的很。人艰不拆,人艰不拆啊懂不!

但我似乎并没有狡辩的空间,只有在“老婆大人”面前乖乖听训的份。

真不知道在疑似王妃大人的心目中,我的所作所为是不是比孙策更过分?!

不过——

她的声音和那天听到的女子的声音不太一样。那个女子说话的声音总是温润轻柔,而眼前之人走的却是爽朗泼辣的路线。

说好的温柔和婉端庄淑雅呢?

不过,比起薛宝钗那样的标准化大家闺秀,还是眼前之人跟我更对脾气些。


评论(2)

热度(12)